Sunday 10 october 7 10 /10 /Oct 06:40

 合成一个新东西——我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

辛子陵

  社会主义在解决公平问题上有探索,资本主义在解决效率问题上有成就。两者必须结合,变成一个新东西,才能建成一个现实的、缺陷最少的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这样一种伟大的实践。

  混合经济是当代发达国家资本主义的主要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混合经济,两者的经济基础是相同的。从微观上说,中国的混合经济包括个体户、私营企业、合作制企业、股份制企业、公私合营企业、国营企业以及港台企业、外资企业等。改革开放就是因为纯而又纯的公有制搞不下去了,要引进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成分。囿于意识形态,我们一直忌谈这一点。

  当需要走出空想社会主义误区的时候,要像列宁实行新经济政策那样,理直气壮地说服全党和全国人民,光明正大地回归新民主主义。改革开放以来,每推出一项有利于发展生产的世界通用的政策,必进行一层社会主义理论包装,开始还有减轻阻力的作用,越往后副作用越大,施政官员没底气,老百姓看不起,极左派批评打着红旗反红旗。如此怎样凝聚民心,树立对改革开放的信仰呢?!2003年年轻创业者陆煜章创办“上海资本家竞争力顾问有限公司”,因为违背了“能做不能说”的潜规则,把“资本家”三个字上了企业名称,注册时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驳回。陆煜章不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状告工商局,工商局官员拿着《辞海》对簿公堂,说“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资本家是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与我国社会主义的本质相悖。”注1当时上海的资本家起码有几十万。工商局官员可以和张总、李总在大饭店里喝酒,没感到有什么“相悖”,一扭脸到了庄严的法庭,就“相悖”了,不承认中国有资本家。法院一审判决工商局胜诉。这个惶遽、尴尬的镜头是我们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一个缩影。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的持续努力,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对私有制和资本主义是兼容的。在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以巨大的政治魄力和理论勇气,抛弃误导中国几十年,给国家带来贫穷、动乱和专制,至今仍掣肘和否定改革开放的“左”的理论体系,郑重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由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构成。今后,指导改革开放兴利除弊的理论和衡量改革开放是非成败的标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不是别的主义和思想。改革派由此确立了自己的话语权。

  当总结改革开放30年的时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已经居于主导地位,但宣传很不够,还没有压住极左思潮。要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权威。中国第三次思想解放,首当其冲的是直面私有制和资本主义,指鹿为鹿。承认当今社会中的资本主义的出现是改革开放题中应有之意,名至实归,不再指鹿为马。把改革开放以来可意会不可言传、能做不能说、要群众跟着走又不向群众说明白的问题说明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有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才能建设成功,这是不能超越的经济规律。

  美国政治家舒尔茨(里根政府的国务卿)说:社会主义国家重视分配,资本主义国家注重效率。社会主义国家改革是要激发效率,而资本主义国家的改革则开始追求分配的公平。有人将这种观点称作“趋同论”。注2

  当今世界确是如此。资本主义吸收了社会主义政策而发生了自我改良,在所有制上走向了混合经济。社会主义通过改革吸收了资本主义的政策,也从单一的公有制走向了混合经济。混合经济并不是一种人为设计的制度,而是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互相影响演化的历史产物,历史自然形成的制度才是合理的和长存的。哈耶克说:好制度是无意产生的,人设计的制度不是好制度,所谓制度创新一定是创造一个坏制度。毛泽东早年倡导的新民主主义经济原本就是混合经济。毛泽东建国后,要创新,急急忙忙搞所谓的社会主义,背离了新民主主义,搞出了一个饿死几千万人的坏制度。改革开放就是要把这个坏制度改回来,改到原先设想的新民主主义制度上来,还是要搞混合经济并且逐步完善它,发展它。现在,“在大多数发达国家,整个国民经济都变成了混合经济,以至看来已经成为一种特定的社会组织制度。”注3这种混合经济模式,美国叫新资本主义,社会民主党人叫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我们可以叫它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二战以后,老资本主义变成了新资本主义,这是世界最大的变化。我们长期不敢睁开眼睛看世界,孤陋寡闻,要去“解放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贻笑天下而不自知。经过一百多年的改良,20世纪的新资本主义与19世纪前的老资本主义,一个根本的不同点是:美、英、德、法、日以及斯堪的那维亚等国,都建立了一套成熟而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一体系由政府财政为公民提供生老病死以及失业的最低生活保障,就其性质来说是社会主义的。新资本主义的“新”就新在资本主义制度内部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主义因素,这是在工人阶级的长期斗争中,在巴黎公社那种暴力革命的压力下,老资本主义实现了和平演变。1848年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一书中描写的那种悲惨情况已不复存在。这就消除了发达国家发生暴力革命的根源。随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工人的劳动时间由十五六个小时普遍降低到每天8小时,工人的劳动报酬也已超过自己和家人的衣食所需。2006年美国人均收入为36276美元。工人有了花园洋房,有了汽车,有了电视、冰箱、空调等过去资产阶级才能享受的消费品,有了自己和家人从生到死伴随一生的社会福利保障。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一项调查表明,美国有40%的家庭拥有股票。根据美国全国职工持股中心提供的统计数据,到1998年,美国职工持股的企业有14000多家,有3000多万名职工持股,职工持股的资产总值超过4000多亿美元。工人在企业中的地位出现了新的变化。“像三角洲航空公司、摩托罗拉公司和福特汽车公司这样的公司正在发展这样的劳资关系:订立工作指标合同、利润分成、共同协商作出决定、改善劳动条件和捍卫雇员的权利。最引人注目的发展之一是,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南方航空公司、泛美航空公司和其他大约12家大公司被迫在董事会中设雇员席位(注:职工中选出的董事)——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注4“新资本主义犹如一只从垂死的时代的灰烬中飞出来的凤凰”。注5在老资本主义灭亡和老式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以后,传统式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过去了。世界进入和平与发展的新时代。

  混合经济是新社会主义和新资本主义共同的经济基础。两种制度趋同过程是经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新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私有经济以激发效率,新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社会福利以实现公平——来实现的。这种趋同发展可能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其历史意义要经过长时段的发展才能看清楚。中国共产党人现在做的事情可能比俄国布尔什维克当年的“十月革命”有进步意义。“十月革命”造成一元世界的分裂,引起了两种制度的长期对抗。中国共产党人设计的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超越了“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种制度”你死我活的旧意识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会融入世界,开辟一个由对抗变为融合,取长补短,和平发展的新纪元。

  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好处呢?由于私有经济的平稳快速发展,国家财力大增。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全国财政收入从1978年的1132.3亿元升至2007年的5.1万亿元。近几年,国家财政进一步向民生倾斜,重点用于“三农”、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2007年中央财政用于“三农”的资金达到4318亿元。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得到落实,全部取消了农业税、牧业税和特产税,每年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粮食生产首次实现连续四年增产,去年产量超过了1万亿斤。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140元。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已经扩大到全国86%的县,让7.3亿农民受益。全国财政用于教育支出5年累计2.43万亿元。农村义务教育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的范围,对全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免除学杂费、全部免费提供教科书,对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提供生活补助,使1.5亿的学生和780万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寄宿生受益。2007年在全国农村全面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3451.9万农村居民纳入了保障的范围。200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到13786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断完善,2007年参保人数突破了两亿人;做实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试点扩大到11个省份;从2005年开始连续3年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标准。中央财政5年累计补助养老保险专项资金3295亿元。“胡温新政”得到人民普遍拥护,我国年轻领导人威信大为提高。注6

  我国能有如此大手笔的财力物力办这些公有制时代想都不敢想的惠民仁政,主要是经济发展了,政府手里有钱了,这是民生财政的经济基础。拿“胡温新政”作纵向比较,在关心人民疾苦、改善人民生活方面,比我党领导的历届政府都做得好,比中国历朝历代政府也好得不能比拟;但作横向比较,和大洋彼岸的美国一比,才知道天外有天。原来我们想当然地以为:美国富有,发达,但在联系群众、为人民谋幸福方面,美国政府是没法跟我们比的,一较真才发现,在为人民谋福利方面,比起美国政府来,我们只能自愧弗如。据财政部长谢旭人介绍,2007年中国政府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约6000亿元,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15%,为全年GDP的2.4%,分到13亿人身上,人均461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而在美国,去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政府总开支的61%,为美国GDP的11.5%,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人均50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有人会说,中国还处于发展中阶段,没法跟美国比。但是,美国去年的财政税收占GDP的18%,而中国5.1万亿元财政收入占GDP的20%。所以,仅财政税收,中国政府的相对收入就高于美国,没有理由在民生上的开支比例低于美国。注7一个把61%的财政收入用在普通百姓身上,一个把财政收入15%用在普通百姓身上,在这个事实面前我们只能承认:美国政府比中国政府做得更好些。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能在保障和改善民生上更多地拨款,这就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了。

  中国讲为民做主。为民做主靠好官的天理良心,好官当政,人民的生活就好一些,所以人民盼望“×青天”;好官一下台,仁政就可能没有了。好官要想多为百姓福利拨款,体制内的势力就可能不容他。中国百姓有15%(福利拨款)就知足了,过去从没有见过政府拿出这么多钱来用在百姓身上,连连“感谢党,感谢政府”。在美国,“民有、民治、民享”不是体现在报纸上,而是体现在政治生活中。61%是天经地义。老百姓用不着感谢谁,眼睛不看官员的脸色,就盯着政府的财政预算。你不给我谋福利,你削减福利拨款,我选别人,叫你下台。这一手就把贪官、坏官、庸官全治住了。中国的一套叫人治,美国的一套叫法治。我们“纵”看要看到自己的进步,“横”看要看到自己的不足。中国没有制衡机制对财政预算分配和开支过程的强力有效监督,把钱用在官员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出国以及其它形象工程上去了,这三项开支一年就1万亿。从1978年至2003年的25年间,中国行政管理费开支增长87倍。这在美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美国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英国伦敦市市长利文斯通每天乘地铁上下班。注8与之相比的中国超级市长,前有陈希同,后有陈良宇,因贪污腐败双双落马。新资本主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多了。中国不学新资本主义,不学好资本主义,可能会变成老资本主义,变成坏资本主义,变成蒋介石在大陆统治时那样的官僚资本主义。中国必须加快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让人民能够行使言论自由、民主选举等重要权利,切实地监督、约束政府,才能制止官僚资本主义的掠夺和腐败。

  一提资本主义,不论新旧,剥削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对待剥削问题要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人类社会剥削的起点是奴隶制。奴隶制社会在今天看来是一种最野蛮、最残暴的社会制度,但它的出现比起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来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所以恩格斯说,没有古代的奴隶制,就没有近代的欧洲,就没有近代的社会主义。注9剥削这种现象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它是伴随着历史前进的脚步来到世间的。在原始社会里,人们没有什么剩余产品,也不可能有剥削;生产发展了,人类社会有了剩余产品,才出现了私有制,为剥削提供了可能,产生了奴隶制、农奴制和使用雇佣劳动的资本主义制度。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历史地改变着私有制的具体形式,同时也不断地改变着剥削的具体形式和递减着剥削量。20世纪初,在资本主义经济增长各种因素中,劳力、资本占75%,科学技术占25%;到60年代,比例颠倒过来,科学技术占75%,劳力、资本占25%。注10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当科学技术已成为剩余价值的独立来源,生产的自动化、智能化在物质生产的各个领域不断扩大时,马克思关于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理论就逐渐缩小范围直至完全不起作用了。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前提下,剥削才能趋于消亡。所以,剥削是与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历史现象,它存在的历史理由,就在于它对于历史的进步是一个不能超越的过程。

  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这个历史时期,剥削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但在“量”和“度”上必须严格地加以限制。工会在维护工人合法权益的斗争中,必须摆脱官办工会维护资方的立场,资方的正当权益由政府来保护,工会就是要切实代表好、维护好工人的利益,组织领导工人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而斗争,绝不允许野蛮资本主义时代残酷剥削工人的情况再现于中国。

  “国退民进”的历史证明,民营企业对今日中国的繁荣富强、推动历史的进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截至2007年,我国登记注册的民营企业近600万户,注册资金总额超过9万亿元,从业人员达7100万人。解决就业方面,民营经济已成为我国就业主渠道,1992年至2007年的15年间,我国民营企业平均每年提供就业岗位达800多万个,占同期城镇新增就业岗位的80%,国有企业下岗人员中近70%在非公经济领域实现了再就业,沿海发达地区这一比重超过90%。2000年以来,我国民营经济税收连年保持40%以上的增长,根据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数据,2007年民营企业的纳税比重已经达到了整个国家税收的53%;从全国各省区数据看,非公经济的税收占当地税收比重均达50%左右,部分地区甚至达到75%。另据统计,民营经济提供了我国70%的技术创新,65%的发明专利和80%以上的新产品,成为我国自主创新的重要源泉。今后,民营经济必将在优化我国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创造财政税收、促进广泛就业等方面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注11这就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经济,也可以叫中国的新资本主义,是撑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厦的经济基础,是改革开放30年的光辉成就。

  新资本主义这个词是毛泽东发明的。早在1941年,毛泽东就有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的概念。他在1944年就说:“现在我们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或者说是新民主主义。”注12现在我们正在建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质就是新民主主义的回归与发展,理所当然地包括更多的资本主义。我们要套用毛泽东的话坦然告诉极左朋友:“现在我们建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苏式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要区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不要一提资本主义就腰杆子不硬,新资本主义是个富民兴邦的好东西,是和谐社会的经济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脱离苏联模式,创立新社会主义,这个新社会主义可以叫做新民主主义,也可以叫做新资本主义,因为两者的经济基础是相同的。理论只有彻底才能说服人。把问题讲透彻,讲明白,极左朋友就没什么好攻的了,有利于团结全党和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心明力定,共创美好的未来。

  人类历史自然演进的趋势,在现今或预见的未来,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在解决公平问题上有探索,资本主义在解决效率问题上有成就。两者必须结合,变成一个新东西,才能建成一个现实的、缺陷最少的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这样一种伟大的实践。

  注:1《资本家冠名案二审》2003年11月13日《中国青年报》
  2见香港《前哨》杂志2001年1月号第66页
  3[法]让-多米尼克·拉费、雅克·勒卡荣著:《混合经济》(宇泉译)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1版《引言》第2页
  4[美]W·E·哈拉尔:《新资本主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2月版第9页
  5[美]W·E·哈拉尔:《新资本主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2月版第8页
  6温家宝:《2008年政府工作报告》
  7参见网上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文章:《中国的政府规模有多大?》
  8《炎黄春秋》2008年第4期第14页
  9参见恩格斯:《反杜林论》,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186页。原文说:“没有奴隶制,就没有希腊的国家、希腊的艺术和科学;没有奴隶制,也就没有罗马国家,而没有希腊和罗马所奠定的基础,也就没有近代的欧洲。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全部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智慧的发展,是以这样的状态为前提的,在这状态中,奴隶制既为人所公认,又以同样程度为人所必需。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有权说,没有古代的奴隶制,也就没有近代的社会主义。”
  10张秋舫主编:《现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经济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8页
  11刘汉元委员:《客观看待民营经济的作用》“三农在线”网站2008年3月8日发布
  12毛泽东:《关于陕甘宁边区的教育文化问题》(1944年3月22日)《毛泽东文集》网络版第3卷
(作者系国防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 吴 思)

2008年第7期 炎黄春秋杂志

By zhengyjingz.over-blog.com - Posted in: 辛子陵文集
Enter comment - View the 0 comments
Home

Présentation

Créer un Blog

Recherche

Calendrier

November 2014
M T W T F S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Create your blog for free on over-blog.com - Contact - Terms of Service - Earn Royalties - Report abuse - Most commented articles